▲昨天,棗莊市紅旗小學的學生在祭奠南京大屠殺 死難者。 新華社發
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展館佈置的標語牌。新華社發
  據新華社電 今年12月13日是首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當天上午,黨和國家領導人將出席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舉行的國家公祭儀式。
  根據南京市政府公告,12月13日10點,將舉行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
  祭儀式。屆時在現場奏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之後(約10:01),南京市主城區範圍內道路上行駛的機動車應當停駛鳴笛致哀1分鐘(執行緊急任務的特種車輛除外),火車、船舶同時鳴笛致哀,道路上的行人和公共場所的所有人員同時就地默哀1分鐘,致哀1分鐘後恢復正常(正在從事特種生產作業的人員除外)。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中央電視臺、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將現場直播公祭儀式,人民網、新華網、中國網絡電視臺、中國網也將同步直播。
  □解讀

  公祭日反映國家敬畏平民生命
  對於設立國家公祭日,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朱成山表示,“南京大屠殺是中華民族近代史上最黑暗、最沉重的一頁。”抗戰期間,我國有3500多萬人員傷亡。然而,一直以來,國家層面缺少一個集中祭奠平民死難者的紀念日,這與我國二戰戰勝國的地位不符,也不符合國際慣例。
  設立國家公祭日的首位建言者,全國政協原常委趙龍表示,“生命權是最基本的人權,尊重生命是人類社會文明進步的鮮明特征。”趙龍表示,設立公祭日表明瞭整個民族銘記歷史的決心,更反映了國家對民眾的尊重和對平民生命的敬畏。
  南京師範大學歷史系教授經盛鴻表示,對南京大屠殺歷史事件,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早有定性。我國立法設立國家公祭日,併在國家層面高規格舉行國家公祭,體現的是整個國家和民族的意志,歷史不容任何挑戰與質疑。
  作為二戰的四大同盟國之一,中國抗日戰爭付出了巨大代價,為整個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作出了不可替代的貢獻。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史學會副會長張生表示,在當前世界興起反思戰爭、珍愛和平的熱潮中,我國高規格舉行國家公祭,也在向國際社會傳遞和平理念,經歷了苦痛災難的中華民族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祈望和平。
  “國家不強,民族才會遭此大劫”“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我們要復興”……網友在國家公祭網上留言,表達振興中華的願望與擔當。
  專家們表示,南京大屠殺是我國近代史上最為沉重的教材,“落後就要挨打”的教訓應銘刻在民族集體記憶中。“國家層面,悼念逝者,必然能進一步凝聚全民族奮發向上的力量,早日實現民族復興。”朱成山表示,時隔77年的今天,在首個國家公祭儀式上,我們可以無愧地告慰逝者,祖輩們孜孜以求的強國夢想,已經變得觸手可及。
  領導人參加紀念起示範效應
  13日,黨和國家領導人將參加在南京舉行的國家公祭儀式。記者梳理髮現,今年以來,黨和國家領導人多次參加紀念日活動。
  7月7日,全民族抗戰爆發周年紀念日,黨和國家領導人來到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同首都各界代表一起,隆重紀念全民族抗戰爆發七十七周年。習近平出席儀式併發表重要講話,俞正聲主持紀念儀式。
  此外,在9月3日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和9月30日“烈士紀念日”,習近平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均參加了紀念活動。
  北京市社科院科社所所長楊奎認為,一年以來,黨和國家領導人多次公開參與紀念活動,充分體現了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對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尊重、對愛國主義民族精神的傳承。
  國家紀念日的設立和推廣,實質上是一個負責任的大國人文精神、民族性格與國家形象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新中國建立以來,中國曆屆領導集體成員均積极參加了各種紀念活動,這種示範效應,對喚起民眾強烈的愛國主義情懷,增強中華民族的認同感、歸屬感和責任感,提供了強大的力量保證。同時,黨和國家領導人參與公開場合的紀念活動,既是一種文化活動,更是一部部鮮活的教科書。
  京華時報記者張然
  □證據·控狀

  “市民呈文”揭露日軍暴行
  據新華社電昨天,南京市檔案館從南京大屠殺檔案中選取100份“市民呈文”,通過官方網站、微博和新聞媒體向社會陸續公佈。
  此次公佈的“市民呈文”主要形成於1938年2月至1946年1月,是當時市民呈報政府的狀子。“市民呈文”詳盡記述了日軍南京大屠殺期間的暴行和南京人民真實的生活狀況,是當年遠東軍事法庭採用證據的一部分。
  >>市民呈文
  日軍由雨花台破城而入,假借搜索中國兵為名侵入氏家,即指氏子國棟為中國兵,並索取財物,見室內婦女居多,獸性發作,將氏子國棟加以痛打,以致腿折肢崩,繼而又向兒媳索取飾物手鐲金項鏈戒指等數十兩,氏媳馬氏驚極啼哭,觸怒日軍,將氏5歲孫女存子用刺刀劈開頭顱,將次孫女招子腹部穿洞,繼將氏媳馬氏刺死,又將已受傷的氏子國棟槍斃,連同媳腹內計大小5口死於非命。其狀最慘者莫過同居聶太太,全家男婦老幼9口同時遇害。
  ——寡婦哈馬氏於1945年11月2日寫給時任南京市市長馬超俊的呈文,控訴自己一家5口和同住的聶太太全家9口共14人死難的慘狀。
  《山西大同萬人坑發掘記事》首發
  □證據·發掘

  研究員提萬人坑發掘落淚
  京華時報訊(記者韓旭)身上有鞭痕且殘缺不全的屍骨、被電線捆縛豎埋的屍骨、滿載殘骨碎塊的骨灰箱……昨天,一部公開反映日軍侵華新罪證的圖書《山西大同萬人坑發掘記事》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首次公開發行。
  《山西大同萬人坑發掘記事》的原稿也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當天捐贈給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這一有關山西大同煤礦萬人坑發掘的原始資料包括409幅“大同萬人坑”照片、大同煤峪口南溝萬人坑洞內清理簡述、煤峪口南溝山洞死難礦工身邊遺存文物表、萬人坑清理工作照、發掘及鑒定工作照等。
  談及發掘清理過程,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王亞蓉當場落淚,她說,這些資料發掘和整理的過程十分艱難,已故的中科院考古研究所王予予先生當年是發掘清理的主持者,白天他要抑制自己的悲憤將坑內風幹了的屍骨一具具抱出來,晚上還要徹夜整理資料,只為將日本帝國主義在大同萬人坑犯下的戰爭罪以嚴格的科學考古形式記錄下來留作歷史鐵證。
  >>王生前手記摘錄
  ◎我第一次看到萬人坑,就是在山西大同煤礦……大同煤礦藏量豐富,素有煤海之稱,但自從該處被日軍占領後,日軍便不惜用“以人換煤”的方法,掠奪大同煤礦資源,以支持侵略戰爭。據不完全統計,在1937至1945年間,日軍在大同礦區掠去了1400萬噸煤炭,同時又有六萬多名被奴役致死的礦工丟進萬人坑。
  ◎我們試掘了楊樹灣一角,約20×20米方坑,不到一米深,竟埋著六層屍骨,顛倒重疊如同腌魚一般,橫七豎八,密密麻麻,其慘狀令人窒息,僅這一處坑就埋有數百人。
  ◎我們在路邊偶然翻了幾鍬,便發現一具豎埋著並用銅絲電線捆至肩部的屍骨,頭骨有受重擊的破裂凹陷傷痕,大概生前被活埋並打一鎬頭致死。
  ◎(屍骨)手足身體各種狀態,說明他們絕大多數都是非正常死亡!有的頭顱碎裂慘不忍睹,或再被鋸去了手足,或折斷脛骨、頭骨穿孔。有的屍體像擰麻花一般,脊椎扭曲變形,有的四肢皆失,人如一四腿板凳,有的身首側折成90度角,更多的身首異處,更有雙手上舉被弔,裸身凍僵而死的……其悲慘情狀令人哀痛至極,憤懣不能呼吸。
(原標題:黨和國家領導人將出席公祭儀式)
編輯:SN123
創作者介紹

羽絨被

fa20faeya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